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我真的是人生贏家 > 第358章:傻白甜秦洛

第358章:傻白甜秦洛

  祝云謠懵逼的看著秦洛,她這徒弟怎么越來越傻白甜了!

  她記得之前在凡人界的時候秦洛不這樣啊!

  秦洛那時候還是挺有智商的,最起碼抱大腿的時候特別果斷。

  而且也能夠看得清那些陰私手段,怎么如今變的這么傻白甜?

  她當然知道廚師不是兇手,但是廷尉的態度顯然是就要這么直接結案,祝云謠倒是想要找到真正的兇手,但是廷尉肯嗎?

  怕是廷尉不僅僅會攔著她,而且還會盡快讓廚師直接認罪伏法。

  畢竟這搞不好,怕是廷尉的位置都坐不穩當。

  “你真的還是秦洛,沒被奪舍?”

  她一本正經的看著秦洛,嚴肅的發問。

  “師父!”

  秦洛不滿的跺了跺腳,那副嬌態讓祝云謠愣是打了個哆嗦。

  我屮艸芔茻!

  秦洛果然是被奪舍了吧,不然就這個動作,之前的秦洛哪里做得出來啊!

  “……實話告訴我,你是哪個位面的?”

  祝云謠瞅著秦洛。

  “師父你說什么呢!”秦洛一臉無語,“徒兒沒叫人奪舍!”

  “那你現在怎么……這樣?”

  祝云謠上上下下看了秦洛一圈,怎么看怎么覺得秦洛奇怪。

  “那是因為……”秦洛張口就要辯解,然而話說了一半,卻就愣在了原地。

  因為什么?

  因為他是秦洛。

  秦洛晃了晃腦袋,只覺得自己好像隱隱約約想起了什么似的。

  “因為我本來就這樣啊。”

  他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

  “這個世界上那么多不平的事,如果我見不到,我自然無從管起,可我見到了,便不能不管。”

  青年面目柔和,臉上還掛著幾分笑容,然而那眼底,卻是詭譎的神色。

  祝云謠看著這樣的秦洛,愈發的覺得奇怪了。

  這不像是秦洛,反倒像是沈界里的那一位。

  沈映雪的心上人,被師非占了一般神魂的那位。

  秦洛在凡人界的時候也確實就是一縷殘魂罷了,如果不是骨女穩住他的魂魄,怕是秦洛早就魂飛魄散了。

  也可以說,這是陰差陽錯的幫了沈映雪一次。

  不然秦洛這一縷殘魂魂飛魄散,師非自然也就能夠徹底的霸占秦洛剩下的魂魄,到那時候,可是大羅神仙來了,也沒辦法分辨清楚了。

  “你可還記得沈映雪?”

  祝云謠試探的問道。

  秦洛的表情有一瞬間的茫然。

  沈映雪……

  這個名字好耳熟。

  他似乎在哪里聽過這個名字。

  似乎在午夜夢回的時候,這個名字不斷的縈繞在他的腦海里。

  “……聽過,她是欠我錢嗎?”

  秦洛表情一正,十分嚴肅。

  祝云謠:???

  什么玩意!

  這是你媳婦,你親媳婦啊!

  什么叫她欠你錢!

  秦洛卻覺得自己的猜測有道理。

  “這個名字我確實夢到過,而且似乎記得很深刻的樣子,如果她不是欠了我錢的話,怕是我不會記得這么深刻,肯定是她欠我錢了,而且欠了不少!”

  秦洛理直氣壯。

  祝云謠簡直要給沈映雪點蠟了。

  不知道沈映雪好不容易找回了秦洛之后面對這么個糟心玩意,會是個什么心情。

  不過這是沈映雪需要操心的問題了。

  畢竟這是沈映雪的伴侶,不是祝云謠的。

  “行吧,你開心就好。”

  祝云謠無力的看著秦洛。

  秦洛被祝云謠這么一打岔,就把廚師的事給忘了,祝云謠心里卻是忍不住嘀咕。

  也不知道那廷尉到底打的什么打算。

  然而祝云謠也沒打算救人,這是魔界的事,她能夠救一次,之后呢?

  哪怕是凡人界,不也有這樣的情況嗎?

  是夜。

  祝云謠秀氣的打了個哈欠,看著自己對面的少女,少女不是別人,正是白日里廷尉懷里攬著的那個,只是如今這少女卻穿了一身黑色勁裝,整個人看起來干脆利落。

  “你大晚上摸到我的房間,就是為了和我大眼瞪小眼嗎?”

  她一雙眼睛都困的睜不開,小腦袋還一點一點的,卻仍舊強撐著看著少女。

  祝云謠本來睡的香甜,結果就被撲通一聲給吵醒,睜眼一看,沉晝手里拎著個姑娘,要不是祝云謠攔的快,估計沉晝就直接把姑娘給捏成兩截了。

  “你該死!”

  姑娘手腕被沉晝扣著,一雙眼睛死死瞪著祝云謠,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怎么就該死了?”

  祝云謠打了個哈欠,說話都軟綿綿的,有氣無力的模樣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軟乎乎的,像是一只手指頭就能夠戳翻過去一樣。

  “你和他狼狽為奸,助紂為虐,你應該和他一起死!你們這些人,都該死!”

  姑娘死死咬著牙,看著祝云謠的目光怨毒無比,幾乎要把祝云謠整個人都給生吞了一樣。

  “等等,你說我和誰狼狽為奸?”

  祝云謠晃了晃腦袋,覺得清醒了一點,懵逼的看著姑娘。

  “你們這些人都是一樣的!”

  姑娘瞪著祝云謠。

  祝云謠抽了抽嘴角,心說這姑娘膽子也太大了吧?

  “你就不怕我現在告訴廷尉?”

  “哼!”姑娘冷哼一聲,“你告訴他又能如何?我死了,還有千千萬萬人站出來!”

  “我們終將獲得自由!”

  姑娘厲聲說道,祝云謠卻越聽越懵。

  自由?

  什么自由?

  “你們還是有組織的?”

  祝云謠瞅著姑娘。

  姑娘自覺失言,怒瞪了祝云謠一眼,緊閉著嘴不肯說話了。

  “唔,你不說也好,我猜猜看,你們是個團隊,有組織有紀律?為了所謂的自由和……”祝云謠頓了頓,想起了孫家,“美麗新世界。”

  姑娘猛然抬頭,震驚的看著祝云謠。

  祝云謠笑瞇瞇的看著她。

  魔界的等級制度嚴苛,而越是下層的人所受到的苛待越多。

  他們甚至連學一門手藝都是一種奢望。

  而在這樣的等級制度下,要不然是麻木,要不然就是反抗。

  就像是孫家,孫家是星人家族,但是在面對祝清艾的不管不顧,依舊奮起反抗。

  雖然這反抗并沒有什么結果。

  “你是什么人!”

  姑娘死死盯著祝云謠,幾乎要把祝云謠整個人都盯出來兩個窟窿似的。

  “我不是什么人呀。”

  祝云謠手撐著下巴,免得自己腦袋摔在桌子上,磕著自己。

  “不過,反正你也不在乎自己的死活,我還是把你送給廷尉吧,他肯定很開心收到你這么個……”祝云謠歪了歪頭,想了個合適的詞,“禮物。”

陕西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