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九月慟仙記 > 第340章:星宮震怒

第340章:星宮震怒

  “火妙園?這神通的確恐怖,可如此一來咱們兩個這一縷殘魂可就得消失了。這本體何年何月得以解放恐怕乃是未知之數。”聽聞火妙園之時,不夜君臉色一變,同時又有幾分遲疑著。

  “若是保不住寒小子性命,要這殘魂有何用處。不必多說,以大局為重,你護住他們順便將他們傳送離開吧。這尋月大陸他們是待不住了。”梟虛子嘆息一聲時捏了一個術法。

  頓時間,三頭六臂形態退了出去。

  寒草寇恢復了原本模樣。

  梟虛子與不夜君則是以七尺身高成熟模樣的魂體矗立著大空中。

  黑色的禮服,挺拔修長的身影,英俊瀟灑的面容。看不出來它們兩個完整體的形態竟然是這般令人著迷,絲毫沒有平日那嬰兒般的吊兒郎當之色。

  “你們在說什么?什么火妙園的?什么叫做殘魂消失的,你們說什么呢?我聽不明白?”寒草寇似乎有種不好的預感,心中一片片的掏空著。

  “小草,與你接觸的這段時間甚是開心舒服。以后的道路我們兩個再也無法陪伴你了。一路保重,一切平安,終有一日,咱們還會見面的。希望到時候再見,你已經成為修仙界的頂尖強者!”頭纏圍巾的不夜君恍惚帶著不舍的離別目光望向著寒草寇。

  戴著草帽的梟虛子雖未言語,但目光中同樣是顯露無盡的不舍和寵愛之韻味。

  啪嗒聲響起,一顆黑色布滿符文的光球從不夜君手中飛出。周圍的尸鬼結界頓時化為黑色模樣,條條黑色雷電動蕩不已,一條條符文涌現而出組成無數個陣法布置而上。

  梟虛子則是一拍天靈根,雙手無名斷裂化作黑乎乎火焰空洞。“火妙園。”

  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兩個黑色空洞撕裂而來以肉眼無法追逐的速度隔空飛舞到上頭藍色云層中。

  頓時之間,方圓百丈之內降臨一層黑色火光。一朵朵頭顱般大小的火花噗噗呈現,密密麻麻之中全部充斥著整個大空。

  一股難以言明的能量即刻炸裂在天雷云層中。無盡的黑色光耀滿滿吞噬著一切,極耀之光空白了白冢等人的視野。

  模糊之中,寒草寇仿佛看到了梟虛子與不夜君在向他招手。嘴里似乎想說什么,最終卻是來不及開口,雙眼一閉便是失去了意識。

  。。。。。

  興許是半天之后的時間,面戴蝴蝶面具的軒轅嫻早已從那邪魔巨鼎法寶之中逃脫。

  只見她踩踏在松軟的泥土上,雙目直直望去之時,一抹凝重震驚之色由然而出。

  不知何時,天儒神宗整個遺跡所有殘留的建筑皆是不復存在。什么主峰,高山,花草,水流,真言殿什么的。一切的一切皆是消失不見了。

  殘留在遺跡周圍的只有一種黑色到極致的火焰,仍然暗藏著吞噬一切的法力波動。

  仙墓中的天空依舊是那般扭曲不已,高溫之氣直直傳達百里之外才是緩和。

  “這是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天儒神宗這宗門遺跡殘留的一切為何會變成如此模樣?寒草寇他人呢?”無奈中發出一聲悠長的詢問聲,軒轅嫻倒吸一口涼氣,始終是摸不清半天之前這里發生了何事。。

  陣陣回音殘留著附近,只有軒轅嫻一人孤單的矗立著,不知面具下的她是何等表情。

  又一個半日之后,南境地區天海沙漠的高空之中,可見一團遁光正以極速速度往某個方向飛去。

  遁光之中呈現一身黑色鎧甲的鬼拳護衛,旁邊則是軒上官和凌藝馨二人。

  這三人正是從仙墓之中傳送而出,如今正往最近的正道勢力里狂奔而去。

  至于寒草寇,白冢,云恭彌,等等一行眾人則是詭異的不見了蹤影。

  路途之中三人并未說話,每人臉色皆是陣陣鐵青又毫無歡樂。

  很快,花費了數天時間之后,三人還是找到了正道勢力中的一個落腳點小城池。

  借助城池的傳送陣,三人安安全全的回到了南境中一個大城池之內。長日奔馳著的鬼拳護衛沒有休息什么,直接找到了坐鎮城池之內的化嬰期金袍星官進行著求見。

  正值黑夜,一座寬大的閣樓之內便是看到鬼拳護衛風三人的影子。在其上座的可有三個金袍星官出現,這是由于與魔道開戰才得以同時見到三個金袍星官在場,若是往日則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節奏。

  帶著悲腔之情,鬼拳護衛直直下跪在地上,那真是哭著鼻子的匯報著仙墓中的事情。軒上官與凌藝馨作為證人,在詢問之中也是各抒己見著。

  “不僅殺害藍袍星官和天星官老祖后人,還膽大妄為的斬殺了一位人字級的天機人!這等消息可謂是重磅**呀,星官上下可謂是抖動不已啊。”愣是化嬰初期的金袍星官,聽聞天機人隕落之后都是不自然的臉色一變。

  顯然,這天機人的隕落可是一個禁忌,大大的禁忌。

  “要命的是,兇手竟然能夠阻攔下來天劫咒大神通,還采取逆轉乾坤之神通進行了遠距離傳送,進行了桃之夭夭,這無疑是狠狠打臉整個真星宮呀。”

  隨著金袍星官親自將此事傳送匯報到星宮總部。當夜之中星宮總部便是炸開了鍋來。一條直屬命令當即傳達尋月大陸一百零八個府境。無數大小星官親自帶領著上百修士進行地毯式搜查。

  僅僅只是一夜的時間,整個尋月大陸便是被徹底封鎖。從高到低無論是一流還是其他什么勢力皆是一一接受搜查。

  顯然,這一夜,整個尋月大陸是雞飛狗跳的。

  可惜,無論真星宮地毯式搜查,還是其他什么包圍封鎖式攔截。一夜努力皆是找不到有關于寒草寇等人的蹤影。

  第二天開始,以寒草寇為首,白冢,軒靈音,姚玄,桃木斬,原之梅,韓夢,云恭彌,風淺夜,銀夜修,紫依等人的實體確切畫像便是全部掛滿一百零八個府境之內上萬城池中的大街小巷里頭。

  這無疑是進行著全大陸的通緝,是獎勵可是來自真星宮的封賞獎勵。上品靈石足足有數十萬之多,星官的位置都是拿出進行誘惑。

  很快,出于天大的誘惑吸引。無數散修修士便是三三兩兩的聯手組團而起,開始在大陸之外的海域外層進行著搜索。

  值此,這股懸賞令直直讓整個尋月大陸震動幾分。

  幾日之后,由真星宮總部派出的一股神秘的力量直接包圍住了東境區域的東軒府宗門范圍。

  十萬嫡系大軍隱隱將東軒府圍的水泄不通。外面的小勢力散修聚攏無數在遠處進行著窺視。看這模樣恐怕是真星宮要對東軒府進行滅宗之戰了。

  無數人惶恐的進行窺視,很想知道最終會何等收局。

  面對真星宮如此巨大陣勢,東軒府可謂沉著冷靜到極致。全宗上下修士皆是如臨大敵做好大戰準備,不僅九脈山府九個元丹后期的府主現身而來,就是那三位化嬰期老祖也是擋在了山門之前坐鎮四方。

  真星宮方面手筆極大,領軍之人不是普通的化嬰期修士,也不是金袍星官,而是來自總部的三位天星官存在。

  兩軍會面,陣勢磅礴,卻未有一人膽敢先行動手。

  踏空而戰前方的一位八尺之高,身穿青色道袍,身材結實,面容沉著穩重,唇上留有一抹威嚴胡須的中年人正是東軒府最高掌門人,軒元天大修士是也。

  大修士一詞可謂份量巨大。只有修為達到化嬰后期者才可稱為大修士。

  卻因軒元天功法大成,內修無上封印術,其實力超凡脫俗遠遠凌駕于諸多化嬰中期之上。可謂是以證大道破例而進入大修士行列當中。

  “怎么?太原兄?今日這般興師動眾的,是要鏟平抹除我東軒府不成。”凌厲剛猛的話語從軒元天口中發出,巨大靈壓暗藏其中,可叫方圓十里皆是聽得雙耳嗡嗡作響。

  對面那身披金藍色禮服,金藍色披風隨風而動,背后刻大元帥三個大字,面容和善,下巴留有一把山羊胡須的中年人。正是所有星官之上的統帥領導者,候太原。也是正道勢力中僅有的三大修士之一的存在。

  隨著眉頭一松,候太原元帥忽而拿起一個煙斗往嘴里送去噴吐幾下云霧。然后悠閑的走在空中緩緩來到軒元天身邊咬起耳朵來。“元天兄嚴重了。貴宗封印術獨步天下,一百零八府境之內所有陣法禁制皆是十分之九出于這里。如此巨大貢獻之力,怎么可能會因為幾個小輩的死便是大動干戈。”

  軒元天沒有做聲,只是冷哼一聲而已。

  候太原元帥忽而嘿嘿笑了起來繼續在其耳邊說道。“元天兄,你也知道我的難處。這次行動不過演戲而已,背后那幾個老鬼始終咽不下這口氣。特地叫我過來走走場子做做樣子,怎么說那九殤風都是他們的后裔,面子嘛總歸是要給的。怎么樣,配合,配合。”

  “誰說我不配合了。要不然我一大早就召集門人全部到山外來干嘛?就是要等太原兄大駕光臨來的。”這軒元天倒也是出其不意的攤手而開。

  兩人就這般對視一眼,忽而哈哈大笑起來。什么滅宗大戰的,簡直是開玩笑之說。

  “走場子你就直接說嘛,弄那么多人來,嚇得我一跳。”軒元天摟著候太原元帥肩膀慢慢向東軒府之內走進去。

  吐云吐霧中的候太原元帥樂得不行。“你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這點陣勢會嚇到你?你可別說笑了。這次過來是尋找通緝名單上幾人的洞府所在,只要找到一些他們殘留之物,追捕起來便是事半功倍。你說這次的事情怎么就是你下面這些小輩所作所為的。實在是令我意想不到。意想不到哇。”

  “唉,家丑不可外揚,家丑不可外揚。”

  就這般,兩個幾乎站在修仙界頂端的中年人,就是這般互相勾肩搭背的閑聊入去那東軒府山內。

  至于那眾人期盼響起的頂端大戰,則是十分失望的沒有出現。各種疑問與猜測一時間響徹在整尋月大陸中。

  有人說東軒府一夜之間被鏟平了。

  又有人說候太原元帥大軍反被東軒府修士滅殺世間了。

  還有人說,雙方大軍展開驚天動地的絕世大戰。高層修士殺紅了眼,全部同歸于盡于世間了。

  總之各種流言蜚語燎原之勢一般的風頭席卷于大陸之內的大街小巷中。

陕西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