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王爺拿我沒辦法 > 第九十九章 談判

第九十九章 談判

  藍祁之前是知道雍王挺優秀的,但是沒想到這么優秀,在二三十個人面前非但沒有落了下風,反而游刃有余,出手那叫一個快準狠。

  馮惜影之前是知道雍王的身手的,此時在邊上鼓掌得很賣力。

  明明是一場惡斗,被馮惜影這么一攪和氣氛一下變得有些詼諧。

  配角被動挨打了幾次之后,很明顯知道自己不是雍王和拾得的對手,兩個人遞了一下眼色,從地上爬起來紛紛朝著馮惜影沖了過去。

  很順利被劫持成了人質,倒不是這些人功夫多么了得,而是馮惜影看得太投入,就差踩在他們頭上鼓掌了。

  “住手!不然老子殺了她!”一個大漢把刀架在馮惜影脖子上沖著雍王的方向喊道。

  雍王一掌拍飛一個人,這才很優雅地拍拍衣服停了手。

  雍王停了手,拾得自然也要停下來,踩著兩個人的背一下子躍到了雍王旁邊。

  藍祁在邊上看得很是緊張,其實他們過來的時候藍祁就已經發現了,奈何距離較遠加上功夫不到位,愣是沒跑過。

  其他人看雍王停手了,撐著疼痛的身子勉強站了起來。

  剛才的另一個大漢機靈地繞到藍靈背后,一把刀也駕上了藍靈的脖子。

  冰涼的刀子讓藍靈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身子都有些僵硬,反觀另一個人質,馮惜影,現在正一臉期待地看著雍王,好像在等著什么。

  也不知道說馮惜影神經大條還是對雍王過分自信,她知道雍王一定有能力讓自己毫發無傷地從這人手中脫離。

  藍祁此時從腰間抓了一把箭在手中,瞅著機會想要去扎那個大漢,剛邁了一步,挾持著藍靈的漢子大吼一聲:“別動!”

  藍祁扭頭一看,刀子已經壓到了藍靈脖子上,有紅色的血液流了出來。

  藍靈被這么嚇唬一下,眼淚再也止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也不能怪她,到底還是小姑娘,這種鬼門關前走一遭的感受確實很難不害怕。

  一伙人看兩個女人是軟肋,一下子氣焰就囂張起來了,挾持著馮惜影的那人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重要嗎?”雍王冷著臉看著他手上的刀。

  “再不老實回答老子先砍了這個!”說完手上的刀就要用力。

  “我勸你理智點,不要傷了她。”拾得很是善良的勸道。

  果然,雍王隨著他的動作,臉上的陰冷能直接把人凍僵,那人手一抖,在馮惜影脖子上的刀愣是不敢再下一寸。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們是誰?”后來站起來的一個人出聲了,看打扮應該是他們的頭目。

  雍王打量了他一下,“這里你說了算?”

  “正是!”那個很是傲嬌地回答。

  “這樣吧,把人放了,本王也不打你們了,各退一步吧。”雍王說這話跟在菜市場買菜一樣隨意。

  “本王?你是王爺?”那人狐疑地看著雍王問。

  “是又如何?”雍王冷聲道。

  “管你是天皇老子還是玉皇大帝,今天傷了我們兄弟,你們一個別想走!”那個頭目也是被打得心里憋著一口惡氣,反正荒郊野外,殺了誰也不知道。

  “這么說是不接受談判了?”雍王睨著眼睛看他。

  “談判個頭!老子今天就要···”那頭目一邊說著一邊提刀朝著雍王揮了過去。

  話還沒有說完,一道完美的弧度再次劃過半空,那個頭目撞在一棵樹上,脖子一歪,直接暈了過去。

  挾持馮惜影和藍靈的兩個人看這個架勢還得了,簡直囂張至極,手上的刀就要壓下去。

  馮惜影這時候才有點緊張感,就聽耳旁一聲大吼:“今天就算死,老子也要拉人陪葬!”

  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馮惜影眼睛一閉,手已經攥成拳頭了。

  “且慢!”雍王再次開了口,那人的動作一頓,看著雍王。

  馮惜影的脖子都快扭成九十度了,心臟開始飛速跳著,要是再壓下來,不是骨折就是斷頭了。

  “還有什么要說的?”那人看著雍王,雖然依舊大聲,但是可以聽得出底氣有些不足。

  “你們頭目現在這樣是談判不了了,這里還有誰說了算?”雍王掃視了一圈。

  “老子說了算!”挾持著馮惜影那人一聲怒吼。

  “那我們可以接著談判,把人放了,本王放過你們。”雍王盯著他說。

  “現在你有什么資格和老子談判,人在老子手里,讓你學狗叫你也只能乖乖學!”挾持馮惜影的人腦子總算清醒些,現在自己才是掌控全場的人。

  雍王嘆了口氣,輕聲道:“把眼睛閉上。”

  馮惜影雖然很想看戲,但是現在危急關頭,小命要緊,剛一閉眼,脖子上就一股溫熱,隨后噗通一聲,挾持自己的力量就消失了。

  馮惜影睜開一只眼睛往后一瞄,沒有人,低頭一看,那人就這么死了,正額頭上插著一根鋼針,雙眼還大睜著。

  “媽耶!”馮惜影連蹦帶跳遠離了幾步,不敢再多看地上的尸體。

  藍祁此時都呆住了,他甚至沒有看清楚雍王是怎么出手的,其他的大漢被雍王這手操作一驚,紛紛退了幾步。

  挾持著藍靈的那人手微微顫抖,藍祁終于回過神,接著機會狐假虎威一把,對著挾持著藍靈的那人喊道:“還不放人?!”

  那人一聽忙把藍靈往前一推,好像她是什么妖孽一樣。

  藍靈身子不穩往前就要摔去,藍祁忙上前扶住她,藍靈一撲到藍祁懷中就失聲痛哭:“藍祁!我好害怕!”

  藍祁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撫她,查看著她脖子上的傷勢。

  “果然很礙事。”雍王說了一句才回身看著其他的人,然后朝他們走了過去。

  那些大漢攙扶著連連后退,竟是一個人都不敢動手。

  “本王來要個人,要到就走,你們乖乖交出來,可以饒你們一命。”雍王說得很平靜,但是其實心里有點不爽。

  幸好這些人身手不怎么樣,不然馮惜影剛才都不一定能活著。

  那些大漢知道雍王確實有這個本事,對視了一下問:“你要找誰?”

  “你妹妹叫什么?”雍王扭頭看著后面的藍祁問。

  藍祁確認了藍靈沒事,將她扶起,回道:“藍伊。”

  大漢對望了一眼,都不知道那是誰,也是,誰會關心俘虜的名字。

  見沒有人回答,藍祁幾步上前:“你們先去是不是抓了一個姑娘?從桑拓那邊抓的。”

  聽到藍祁的話大漢們才恍然大悟,一個留著八字胡的男人回道:“是抓了一個。”

  “人呢?”藍祁焦急地問。

  八字胡漢子猶豫了一下,看了雍王一眼才說:“今天中午送走了。”

  “送去哪里了?!”藍祁一聽更著急了。

  “太子說是要犒賞三軍,讓我們抓些好的貨色送上去。”八字胡男子說完雍王一腳就直接把他踢倒在地。

  “好漢饒命!”八字胡男子此時被雍王踩著胸口,一臉驚恐。

  “放心,不會要你們的命。”說完雍王腳下一用力,就見八字胡男子一臉痛苦,嘴里吐出一口鮮血,直接暈了過去,看這樣子應該是傷到內臟了。

  “拾得,斷個手腳就好了,別搞死了。”說完雍王不再理會后方,回身朝馬車的方向走去。

  現場哀嚎不斷,馮惜影在邊上看了幾眼,想到剛才的危險,聳聳肩跟著雍王跑了。

  藍祁和藍靈留在原地,驚得目瞪口呆,直到拾得喊他們才紛紛回過神來。

  看著現場一片狼藉,藍祁只覺得心中出了一口惡氣,拉著藍靈跟著拾得離開了。

  地上的二三十人抱著傷處低低吶喊,很是可憐,但是沒辦法,誰讓他們不識相呢?

陕西11选5一定牛